梅子上将

all大/楼诚/靖苏/all叶/污

【all大】藥煙盡·肆

      东方纤云连着两日未曾休息,身心俱疲,靠在龚常胜怀里沉入黑甜的梦,昏睡了过去。龚常胜用灵力小心翼翼的割下他一缕黑发,又从自己的长发里割了一绺来,取了红绳束在一起,放入贴身的锦囊里。

      印飞星进到房间的时候,正看到他在束头发,轻啧了一声,挖苦道:“你装出这幅痴情样子给谁看啊,师兄又不会知道。你要真这么喜欢他,又怎么舍得和我,和你大师兄共同分享他?”

      “你难道不是吗?你怎么舍得?”

       龚常胜收好锦囊,于东方纤云额间又留下一个吻,才慢条斯理地穿起自己的衣裳来:“你我都知道的,如果不这么做,他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发现我们的心思,我们也一辈子没办法接近他、拥抱他、抚摸他、亲吻他……你甘心么?”

     印飞星沉默不语,却也是敛了神色。

     龚常胜又道:“我不甘心。他恨我也好,憎我也罢,这心里总归是有了我了,更何况……师兄的药,什么效果你也知道,过了这三日,他这一辈子都须得和我,和我们绑在一起,我还有什么不舍得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”

     印飞星度到了床边,抱起东方纤云,锦被落地,一身情色的痕迹再无从遮掩,脖颈上深浅不一的吻痕,腰间掐出的手印,烙在白皙光裸的身体上,激的印飞星喉间发痒,小腹一紧,快步往内室走去:

     “我带他去沐浴。”

      身后龚常胜的声音悠悠的想起:“我可提醒你一句,你看紧了时辰,莫要多等,这下蛊的时间若是过了,你便是同他做了,这蛊也认不得你,到时候,他便只是我和师兄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  过了许久,才有一声应答从内室传来:
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 我这种更新速度应该叫季更或者半年更?
       拖这速度的福,我的文风也变了之前写过什么也忘记了(有脸说)
       我就喜欢写小黑屋就喜欢写监禁play就喜欢写肉拉灯你打我呀(实际上我不会写肉来着)
       嗯……就剩end一章了
       这么短小的一篇文我也能写两年
       某方面来说我也算蛮厉害?
       end章超短的保证一周内完结
       我文笔不好速度奇慢内容辣鸡你们还能喜欢上我的文
       真的太感谢你们了!!!

【all大】藥煙盡·叁

      龚常胜来看东方纤云的时候,他已经睡过去了,没了平时的跳脱,睡着了的他看起来温良无害,一点也不像是天下人人得而诛之的魔教大师兄。他知道的。他的小云哥哥一直都是温柔善良,从来都没有做过伤害其他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  这个其他人里,没有龚常胜。

      他一直想不通,明明他的小云哥哥被印飞星害得灵根尽废,坠入悬崖 ,沦落魔教 ,可印飞星有难,他还是第一个赶回来要救他。菩萨心肠不记前嫌?可笑!师兄弟缘分未尽?荒谬!小云哥哥真当他是傻子么!

      他是瞎子,但不代表他看不到。眼术的心法又上一层,他眼里的世界与常人已经没什么区别了,甚至更胜一筹。所以,在小云哥哥因为印飞星来找他的时候,他看得到他的紧张和无助,脆弱的让他心疼,他甚至想要告诉他,这不过是局罢了,一个请君入瓮的局。可他忍住了,他看的很清楚,这紧张和无助,全部都不是因为他。他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  可笑吗?当然可笑。

      印飞星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你,甚至不惜和他们一起布下这么一个不堪的局,可你对他的感情他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 这样也好。他不知道,也永远不会知道了。

      睡着的东方纤云突然皱起了眉,似乎是做了噩梦,他探手上前,想要去抚平他皱着的眉头,却在探到他额头时惊醒了他:“蜀三路!我这么信任你,你就是……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!”东方纤云声音嘶哑的质问他,他心间苦涩,想要反问他,那么我呢,我那么爱你,你要怎么回报我?

      他拉起东方纤云的手,在他错愕的目光下,扇了自己一巴掌,然后慢条斯理的上了床,开始解自己衣服的系带:“小云哥哥打也打过了,骂也骂够了,那么,我就要开动了……反正小云哥哥眼里只有印飞星,那么我怎样得到小云哥哥也无所谓了……哪怕只有身体也好,,我也要让你永远离不开我……”
  


三个月没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(捂脸)
翻翻之前发的只想说这什么玩意儿(黑人问号)
现在发以前看一遍现在写的依旧在想这什么玩意儿(捂脸)
万年僵尸诈尸啦你们不要打我

【all大】藥煙盡·貳

        自然是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天色蒙亮,东方芜穹才一脸餍足的放过了东方纤云,卧在床边替他梳理汗湿的黑发,东方纤云扭过脸不看他,哑着嗓子问他:“家主罚也罚过了,能否放在下离开,在下尚有要事在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放你回魔教,找你师父来给我添麻烦么?我还没那么蠢。”东方芜穹掰着他的下巴,扭过他的脸来看他的眼睛,“更何况,胜儿和印飞星,可不会同意我这样做呀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五雷轰顶,晴天霹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wtf!基佬不止一个么!蜀三路和印飞星看上去不像啊!藏的这么深么!个个都盯着哥的菊花么!

        东方纤云脑内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    东方芜穹就一直这么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脸,直到门外的弟子开始扣门:

        “大师兄,要起身了,宗内送来了一批新的文件需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,马上会来。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说完,按着东方纤云就是一个深吻,总算把东方纤云拖回了现实,从脑内漆黑转变成了眼前发黑,在他窒息前结束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 东方纤云大口喘气,哑着嗓子,漏出白皙纤细的脖颈,紫红色的吻痕暧昧而瞩目,逼得东方芜穹眸色渐深。好在东方芜穹想起了正事,起身穿衣走了出去,在出门的时候,丢给东方纤云一枚定时炸弹:

        “玄铭宗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,虽然你已经辟谷不用食物,这种地方的伤我想你也不想要人照顾,不过,我怕你闷着了,已经叫了胜儿来陪你,我想,不一会就应该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别来!我求你别来!菊花残的状态蜀三路轻轻松松怼死我怎么办!

       东方纤云宽面条泪。


      话说还有人在看这个么?每次都是硬擠出來一點點……all大沒有那個啟紅寫的順手……如果乐乎出个不更新就举报的功能我大概要封号一辈子了……这么懒的文笔感谢你们不嫌弃,顺带我马化腾2961762875你们可以来催我!我下定决心了π_π

【启红】看不破,斗不过。

       短篇,一发完结,佛爷视角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看不破是情之一字,斗不过是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启山时常回想起新月饭店里,尹新月在顶楼里问他的那个问题:“为了别人倾家荡产,值得么?”他当时怎么回答的呢?

       “他不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是啊,二月红对张启山来说不是别人,是捧在心尖上的人。

       可他张启山呢?在二月红那里,又算什么呢?怕也只是一个关系好一点的“别人”吧。
 
         他又想起那天在火车上,他小心翼翼的试探,二月红模棱两可的回答,都让他兴奋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    他低笑起来,听起来却像是在哽咽。管家一声又一声地催他:“佛爷,外头下了大雨。”“佛爷,二爷带着夫人前来求药。”“佛爷,二爷在门口跪着了!”“佛爷,二爷已经跪了半个钟头了!”

        他还是忍不住,冲出了宅子,却依旧不忍心转头去看他,只能留给他一个背影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不能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药其实根本没有效果。不能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一切都是日本人的刻意安排,不能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军统派下来的人严密盯着这里,他开了这扇门,就再也回不来了。不能说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能把自己的软弱,暴露到二月红眼前。他不能让他和自己一起承受这偌大的风险。他背对着二月红,却和他一样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    可他忍不住。在二月红叫他名字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奔了过去。隔着铁门,他终于看清了二月红的脸。这么多年,他叫他名字的次数屈指可数,每一次他都开心至极,只这一次,每个子都像刀子一样砸在他心里。二月红的脸在雨中,被水冲的模糊。他多想把他带进怀里,可这门不能开。

        二月红最后还是离开了张府,未到晚上便传来了二夫人去了的消息。他坐在客厅里,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    丫头下葬的那天,他也跟了去,二月红目不斜视的从他眼前走过,仿佛看他一眼都脏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 丫头走了,二月红失了魂似的,整日里没个正形。他派人小心跟着,害怕一个不注意,那个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副官,二爷人呢?今天怎么没有向我汇报?”“佛爷,二爷他……”“吞吞吐吐的,怎么这么啰嗦,他到底在哪?”“佛爷……二爷他……去了寻欢楼……”“备车!我现在就去!”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找到二月红的时候,他正在一圈美人的包围下,坐在八仙桌边吃酒,可这一圈的美人,都被他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罢了。他心里想。

        山河将破,他还是看不破情这一字,还是斗不过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   美人们被亲兵请了出去,房间里只剩下他和二月红。二月红仿佛是刚刚瞧见他,猛的站起来离开八仙桌,冲进了他的怀里,颤抖的手抓着他的衣领,冰冷的质问夹杂着火热的酒气扑面而来:

       “张启山!你为什么不救她!你明知道……你明知道她是我唯一的家人了……你为什么不救她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便已哽咽,说完的时候,那双漂亮的眼睛已经蓄满了泪。

        他叹了一口气,把二月红搂紧了怀里:
 
        “别怕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罢了。斗不过就斗不过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 昨晚追完目前的更新,启红简直太虐了我必须得自己给自己发颗糖!以后有机会大概会给《典狱司》的原版小说续写一个he结局,我不管我不管不想看到他俩虐!

【all大】藥煙盡·壹

        东方纤云昏迷前的最后记忆,是玄铭宗偏殿香炉里飘出的清烟,带着若有若无的甜香,昏昏催人睡,然后,他就晕倒着摔进了龚常胜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 醒来时双手被束在头顶,神智尚在混沌中,却被一声轻笑拉回所有注意,床边的男人有着琥珀色的眼睛,被盯得汗毛倒竖的东方纤云无奈开口“敢问兄台是……”“好久不见,东方纤云,我上次见你,你还没有满岁,想不到再次相见,你都已经这么大了,可真是让我怀念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 所以说你是谁啊!我不认识你啊!你倒是自我介绍啊!我手还绑着呢啊!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敢问兄台是……”“怎么这么生分,我是你哥哥,也是东方家族的组长,东方芜穹。你不和族里联系,当然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东方纤云心里全是草泥马。感情主角没有脱离家族啊!他明明有写信回去啊!

        东方芜穹无视了东方纤云的握草脸,轻描淡写的去剥他的衣服:“擅自脱离家族可是重罪呢……更何况,你还进了邪教,更应该好好惩罚一下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  东方纤云菊花一紧,妄图解救一下自己:“族长也不能上私刑啊!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在家族里解决吗!”

        东方芜穹完全不管他,从随身携带的药瓶里掏出一粒,二话不说塞进东方纤云的嘴里,那药入口即化,东方纤云连吐都机会都没有,,顺着喉咙就直接滑了下去,立时在他小腹那里烧了起来,神智稍有疏忽,就被东方芜穹褪下了最后一件衣服,掰开了双腿,东方芜穹挤进他的两腿间,慢慢的压下来:“我是族长,怎么惩罚当然我说了算……还有,你记住,我是你哥哥,一会疼得受不住了,叫我一声好哥哥,我就让你舒服些……”






       真的特别感谢你们关注我!我这么一个坑品不佳的人50fo的点梗刚开始写就一百多粉了真是坐立不安,真的希望来个小天使加下我马化腾,在我沉迷小说和游戏的时候拉拉我(ಥ_ಥ)

【all大】藥煙盡·序

       “你记着,我是你哥哥,一会儿疼得受不住了,叫我一声好哥哥,我就让你舒服些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反正小云哥哥眼里只有印飞星,那么我怎样得到小云哥哥也无所谓了……哪怕只有身体也好,我也要让你永远离不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你就那么喜欢龚常胜,喜欢的自由都不要了,明明以前你的眼睛里,只有我啊……”





        终于发了序章!写完这个再去写疯魔好了,这几天一直在忙淘宝店的事情(你们别打我)……为了督促我自己不断更,求小伙伴加我联系方式催催我(ಥ_ಥ),有意向的直接来戳我吧!

【all大】【记梗】药烟尽

       all大注意龚大二大双大注意黑化监禁用药注意
       一个点梗依旧是高考后写
       大概就是伏魔大会是个局,东方芜穹龚常胜和印飞星一起布下,因东方纤云入局,大师兄发现为时已晚,然后东方芜穹是丹修嘛,炼一点让离不开他们(肉体)的药还是很轻松的,之后就是监禁群p的play了……嗯……这个点梗好想马上写……感觉会日的很爽的样子……也算是肉文练手了……老司机带你们上车!

【all大】爱是疯魔不成活

真的不是我要断更两个月!!!高三复习原谅我!!!趁着高考前摸到手机发个公告,考完马上填坑!另外50fo了好感动!LOFTER惯例是点梗?不怎么会你们私信我好了我随便抽一个写!大师兄all大龚大二大双大前世大等等等等都能点!什么play都玩的起来!老司机带你们开车!

【all大】爱是疯魔不成活

       被二模折磨的焦头烂额没有如约更新真的对不起QAQ(真的晕头转向)打开LOFTER看到大家喜欢好感动(并没有多少人原谅我给没见过世面的)明天恢复更新让大家久等啦(说得好像有多少人愿意看一样)就酱!
       顺带一提正文内容就是大师兄被这样那样的日日日日日日日,肯定会黑化监禁ooc,不喜请点❌。

【all大】爱是疯魔不成活

      为什么不相信我。
       为什么不相信我呢。
       我答应过你,就绝不会食言。
       印飞星是带着恨重生的。他要让东方纤云去受他受过的苦,去遭他所遭过的罪。
       可这一世的东方纤云,与前世截然不同,清冷的眸子没有了,傲然的身姿没有了,只剩下了一个蠢字。
       这样的东方纤云,被他轻而易举的陷害,废除灵根,逼成魔修,而后龚常胜重伤,伏魔大会顺利召开。
       可印飞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大仇得报,他心里一点也不开心,他不想让东方纤云来,不想让他死。
       可他还是来了,为救自己而来。
       印飞星听到了他胸腔里那颗心脏的剧烈跳动声。他发现自己是欢喜的。
       可东方纤云被镣铐困在一起的双手,隐忍顺从的姿态,和龚常胜理所应当的搂抱和神情,无疑是在告诉他,他失去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 那本是他的!
       龚常胜说的不错,他后悔了。内心的欲念在叫嚣着:夺回来!
       把他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,只能看着自己,只能感受自己,只能渴求自己,只能,爱上自己。
       夺回来!




    被新更的八戒气到了。
    决定最后让他吃到肉。
    就酱。